自從鐵鏽地帶的人民把特朗普送進了白宮之後,接着英國脫歐這件事情牽動的世界各個媒體的神經。然後,主流的聲音就說世界民粹又興起了。

我們通常認爲民主這是褒義詞,民粹有些貶義詞了。如果感覺差不多的事情有褒貶,那麼一定是產生的效果不一致。這個角度而言雖然都是多數人決策權力的感覺,但是民粹的,一定是大家合謀做了壞的決策。比如,很多人覺着把特朗普選出來。

但是,這真的是壞的決策嗎?難說。在一個完善的三權分立的體制下,誰被人民授予權力其實差別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大,畢竟美國還是共和的。

對於民粹的另外一個擔憂就是暴民政治,而實際上現代的民衆從來沒有真正的決策權力,民主程序的合法性程序在於人民授權政府。蘇格拉底擔心的事情已經過去幾千年了,沒有老百姓傻得在專業問題上聽多數人意見而不是專業意見。

另外教育和互聯網信息的大量普及使得常識性問題不會再出問題,比如孫正義說要捐助日本大量的口罩,但是日本民衆給出大量執行成本和資源流轉的考量意見,以至於孫正義在twitter上被罵。這個時代的很多精英階層,之所以是精英是因爲有錢以及有錢所帶來的見識。而真正的知識是頭腦的充分訓練,不是懂得道理就能做出正確的決策的。

民粹的另外一個問題是短視。總是有人認爲精英階層有big picture, 哈哈,比如發大財的韓國瑜。但是找出真的高瞻遠矚並且大公無私的領導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且人類本來就很難做出一個長遠的決策,因爲未來總是未知的。而高深的經濟學知識,比如就業率、消費等概念也深入人心了。另外一些反常識的知識在民衆也能夠講通而且一定程度上被理解。比如很多人們懂得持有槍支的自由能夠降低權力作惡的程度,願意犧牲治安的風險,如果短視就是希望政府有無限責任保障羣衆安全。但是婦女文盲時代,給了選舉權,結果有了禁酒令,爲國家帶來無窮的惡果,這個就是民粹。

並且,當代的問題都是短視的,他們確實失去了工作,福利和生活質量正在下降,貧富分化嚴重,他們不是懶惰和愚蠢,而是權力和財富的勾兌失去的公平競爭的平臺,他們追求的不是大家一樣有錢的貪婪的公平,而是生活好轉的希望。這些無助於國家變得強盛,但是就是短視的、迫在眉睫的問題。所以精英們到底有什麼長生久視的目標呢,畢竟神權在就沒落了,一個國家長期的利益並不是那麼確定的。

《烏合之衆》這本書描述了羣體的非理性狂熱,但是人羣中是有專業意見的、有影響力的人士。愚民才是真正的暴政,這是華爾街和大型的互聯網公司正在做的事情,這種惡果就是愚民把牌桌掀翻,誰都別想好過,這是非理性的。

當一戰二戰中的貴族和公民奔赴戰場的時候,他們深思熟慮的,充分明白自己的義務和榮耀,從容地犧牲生命。人的自然屬性就是社會動物,無論體制如何,是否是自由個人主義,什麼年代,貪婪自私都不可能是長久被認可的道德。

當今世界真正的危機是精英階層自肥又短視,而財富又不完全來自羣衆,他們擁有石油和資源,擁有自動化勞動力和大數據AI。資本和大衆社會正在脫鉤,但是當知識沒有被壟斷之前,世界主流還是民主共和的。

學習吧,不要成爲暴民也不要讓別人把暴民的標籤貼到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