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經理和boss(一般是親自運營的公司地位很高的人員)常常合謀把一個產品設計得看起來盡善盡美,他們高瞻遠樹,見微知著,可能自我感覺擔得起任何表示睿智的正面的詞語。

我真不是在諷刺,精英們的智商確實是很高的。只是複雜的邏輯分析真的不是人類擅長的事情。就好像喜愛圍棋的人們最終在alpha GO面前也是只能望洋興嘆。從歷史的角度而言,人類最擅長的事情是兩件:

  1. 構造虛擬的文化
  2. 借助工具縮短自身能力和目標的距離。

成功的互聯網產品都是有着其獨特的文化的,不管其製成過程如何。如何影響一類人羣,產生什麼樣子的互動,最終形成一個什麼樣子的商業閉環。我們談產品的形態就是產品的文化。我們要構築的是所有用戶的共同記憶,無論是可表述的記憶和是潛意識的記憶。所以通常來說,有宗教情懷的設計者更能抓住用戶的內心。

達成目標有兩種方式,第一就是使用自身技術,一個人要跑得快,他需要注意跑步的姿勢,總結經驗,選擇平坦的道路,這是他自身的能力,生來就有的;第二是使用工具,好的鞋子以及交通工具。但是人類製作鞋子的過程是費了一番功夫的,更別提馴馬和造車了。而人類的長處就在於此,我們不會忘記我們目標,並且能夠長時間堅守。

在未知時間段內,儘可能縮短自身能力和目標之間的差距,這個過程叫做戰略。所以戰略的過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設計戰略的階梯。比如,你的目標是跑得快而不是造車子,先提高自身跑步技術,然後試着馴馬,如果你一開始就着手準備造車,那麼你很有可能在這之前被野獸吃掉。很多人的目標設定一開始就錯了,做出個偉大的產品首先產品的戰略是要成立的。

如果以盈利爲目的,不同的人從事互聯網事業應該根據自身情況來決定目標。比如如果你是石油大亨,你想要更有錢,也許通過互聯網達成目標是是高成本的。因爲你的資源路徑和互聯網相差太遠,就好像在山裏打獵的要學會打漁一樣。但是你的目標是通過資產配置來增加機會成本來避險,互聯網和其他產業的成本是一致的:通過產業多元化來守住財富。

而對互聯網從業人員而言,以盈利爲目標的產品導向可能和人們想象地不一樣。

互聯網的生態是沒有擔保的,不像很多行業的興榮是建立在集體納稅人供養的政府職能上。比如金融業,各國政府要救市;房地產出現狀況:各國也要出臺政策;農業、工業,甚至部分服務業都是社會共識地希望繁榮起來;但是互聯網泡沫通常救市破了就破了的;一個破產的互聯網企業是沒有人關心的。好處就是,互聯網的變革通常是真的變革。從社交網絡到電子商務,從擔保支付到區塊鏈,這些東西都會深刻改變人們的生活,創造實實在在的需求。因爲對於互聯網行業虛假的繁榮可以在5年內被戳穿。

因爲巨大的生存危機,互聯網公司要盈利的戰略的第一步常常是騙錢活下來。對C端,新生的互聯網公司要收費的話,其意義更多是衆籌,因爲其技術迭代程度並不能保證服務質量;對B端,新生的互聯網公司也更多想着是騙取訂單,迭代升級;最後更不用說對VC端了,從A輪融資到D輪最後上市也不盈利;當然在這些過程中高級管理層很多是盈利的,直到最終市場證實你的創造的需求是真的還是假的,在此之前無論產品設計者、用戶還是投資人都不知道未來怎麼樣。

說了這麼多,就是爲了論證頂層設計是不可信的,產品的最終目的一定是在產品之外,而這個目的不一定是通過產品本身實現的。馬雲只做成過一件成功的產品,後來阿里巴巴產品線的東西只要是馬雲親自主導的就都做不成,這就是所謂的“大佬一抓就死”,馬雲最大的功勞就是堅信電商是中國市場的真需求,並且盡力奔走讓阿里巴巴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