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A collection of 3 posts

爭霸和滅國
民主

爭霸和滅國

歐洲難民潮的時候,很多人嘲笑他們聖母表,太過利他主義。也有人說他們在還債,這是報應:以前欺負中東太久了,打殘的中東就產生了難民出來。 而事實上中東的自治的政權往往是不普世價值的。沙烏地阿拉伯若是沒有石油收入收買民衆的政治自由,那麼這也是水深火熱大量產生難民的國度。爲什麼要宣傳普世價值?因爲我們走過不同的道路,烏托邦的各種實驗都失敗了,而當代的發達國家追求的社會的未來目標不再是純功利的,而相對更有人屬種族責任感。自古都在打仗的歐洲也深刻認識到打劫自己人民和敵人的惡果會反噬。於是從打劫到殖民,從殖民到經濟盤剝的國家重商主義,又從重商主義到價值觀輸出。 白左看似天真,卻確實在現代化進程中一定程度上保持了世界秩序,但是他們也不會放棄爭霸和地區利益和影響力。這有點像中國春秋爭霸的邏輯,講求秩序和法理。有時候道德的標準雖然不被執行,但是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比如不是美國內戰要教訓人們奴隸制是不道德的,而是大家知道奴隸制不道德是由來已久的。俄國人最終也是選擇了道德,戈爾巴喬夫好幾次都感慨日子不能這樣了。

颠覆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互聯網

颠覆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看到香港人的反抗。希望提出一个关于反抗的技术细节和见解。首先声明,本文没有立场。 首先我们先提出一个问题:一个人如何管理一个称之为国家政权的千万人生产社会活动,要么这个人是一个不现实的超级计算机并且日理万机,要么就是依靠可以信任的亲信,然后有亲信的亲信......一个金字塔的独裁结构就产生了。 如果这个模型体系运作得当:英明的君主,忠诚又能干的大臣们,那么社会秩序井然有条,生产力也稳定,政权将会积累大量财富,又可以使用这些财政收入完成君王个人千秋霸业:比如对外战争,掠夺人口和土地,收集更多财富。至于是否藏富于名全看君王个人决策,因为既然是藏富于民,富的首先是人民,社会的钱财最终还是可以被国家本身征用的。 那么这个模型的崩溃的原因是为什么? 这个原因也是王朝轮替的原因。这个模型的潜在代价其实是利益换忠诚。一个英明的君主需要品德高尚一心为民请命的好官员,因为这样可以维持其财政来源的稳定,但是这种人不能太多,

我們不應該隨意貼民粹的標籤
思想

我們不應該隨意貼民粹的標籤

自從鐵鏽地帶的人民把特朗普送進了白宮之後,接着英國脫歐這件事情牽動的世界各個媒體的神經。然後,主流的聲音就說世界民粹又興起了。 我們通常認爲民主這是褒義詞,民粹有些貶義詞了。如果感覺差不多的事情有褒貶,那麼一定是產生的效果不一致。這個角度而言雖然都是多數人決策權力的感覺,但是民粹的,一定是大家合謀做了壞的決策。比如,很多人覺着把特朗普選出來。 但是,這真的是壞的決策嗎?難說。在一個完善的三權分立的體制下,誰被人民授予權力其實差別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大,畢竟美國還是共和的。 對於民粹的另外一個擔憂就是暴民政治,而實際上現代的民衆從來沒有真正的決策權力,民主程序的合法性程序在於人民授權政府。蘇格拉底擔心的事情已經過去幾千年了,沒有老百姓傻得在專業問題上聽多數人意見而不是專業意見。 另外教育和互聯網信息的大量普及使得常識性問題不會再出問題,比如孫正義說要捐助日本大量的口罩,但是日本民衆給出大量執行成本和資源流轉的考量意見,以至於孫正義在twitter上被罵。這個時代的很多精英階層,之所以是精英是因爲有錢以及有錢所帶來的見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