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相关:先分享个网站:

https://wuligege.club/

这个网站采取一系统现代技术react ipfs等。

在法律不允许的地方使用互联网保护自己是一种常识。那么面对全面互联网管控,地下的经济活动是否安全并且有机会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中国会不会在未来因为全面的政治安全而完全断网。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经济建设至关重要,为什么经济建设至关重要,因为社会治理成本越来越高。关于利益收益和统治的关系逻辑请看这篇:

颠覆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看到香港人的反抗。希望提出一个关于反抗的技术细节和见解。首先声明,本文没有立场。 首先我们先提出一个问题:一个人如何管理一个称之为国家政权的千万人生产社会活动,要么这个人是一个不现实的超级计算机并且日理万机,要么就是依靠可以信任的亲信,然后有亲信的亲信......一个金字塔的独裁结构就产生了。 如果这个模型体系运作得当:英明的君主,忠诚又能干的大臣们,那么社会秩序井然有条,生产力也稳定,政权将会积累大量财富,又可以使用这些财政收入完成君王个人千秋霸业:比如对外战争,掠夺人口和土地,收集更多财富。至于是否藏富于名全看君王个人决策,因为既然是藏富于民,富的首先是人民,社会的钱财最终还是可以被国…

而如今互联网对于经济的作用举足轻重。虽然在统计上不能看到什么,我们会看到GDP大头是都是所谓的支柱产业:基础建设、地产和汽车。也还有一些隐形的我们看不到的,比如中国烟草总公司值10个阿里巴巴,以及各类民生基础非市场经济的东西,水电煤油,等等。但是试想一下,这些产业在断网的情况下运作,是否有今天的成就?会衰退50%不止,并且产生大量失业。互联网对经济的作用不仅仅等于BAT等巨头的市值。

插播广告中。。。

然后我们要搞清楚在不能断网的情况下,互联网是否能够得到全面的区域管控?答案也是否定的。原因有三:第一、权力寻租;第二、对外依赖;第三、分布式网络和密码学技术的发展

其一、境内的权力寻租。我们知道如今在中国开展互联网业务需要很多合规:域名需要备案、服务器供应商需要许可证并且自我审查、公网IP牢牢掌握在电信部门手里并且也在严格的监管下。这似乎牢不可破,但是仔细想想,不受独立约束的权力就是巨大的可以腐化的空间,因为是否合规存在巨大的自由裁定权。许多地方,比如贵州计算中心可以运行地下经济网络业务存在。而且很容易联系到相关人员。比如用google这样搜索:

其二,中国对外科技、经济以及洗钱的依赖。目前为止出口依然是中国经济的造血机器,很多出口企业都是申请了专线的外网的;大量的技术研究也是要依赖翻墙技术在国际网络中查阅和获取了;我们能够看到即使不翻墙,从中国大陆境内访问很多国家的银行机构网站和使用美国网银系统的也是无碍的,这说明中外金融外来的频繁。所有这些都说明了外网服务器的IP是不可能大规模被中断ping通的,也就说明至少翻墙工具也是不可能被根除的。非广告:迷雾通是技术先进的好翻墙工具。另外,也说明虽然各个不合规的境外网站如打地鼠一个封一个又冒一个,但是境内用户访问境外网站也是长期有效的。

其三、分布式网络和密码学等新技术的发展。先简单描述一下如何通过比特币在海外换得大量美元去花。首先,你假设你一次出国需要大量美元去买房子或者车子,每人每年5万换汇额度使得你通过合法的途径几乎是不可能的。你可以在国内地下钱庄,但是代价很高。你可以在国内购买比特币,然后去银行换少量的美元出国,用护照办理当地的银行卡,在当地把比特币卖出得到美元,然后花费,当然这个过程也代价不小,因为比特币价格波动大,各个机构手续费也昂贵,但是依然比地下钱庄划算。还有一种电子货币叫USDT,它就没有价格波动和美元是保持一比一汇率的,这个在国内也能买到。此类方式全程需要“科学上网”,有需要咨询我的telegram:https://t.me/simontaosim 说这些是为了说明,新技术使得价值转移没有国界,也更加隐蔽。而几乎境内所有的地下经济大案件被破获都是和银行系统的线索有关。有了比特币甚至完全无法追踪的门罗币这样的区块链体系,通过金融机构追查财富流向几乎是不可能的。

区块链代表的是一类技术:基于去中心化网络的,基于高强度信息加密的,基于点对点加密的。这类技术将来不仅仅能够传递价值,也能传递存储,社交网络等信息。最终加上5G和IPv6使得分布式网络公网端口映射和穿透的成本被节约下来,互联网真正的内涵被诠释了:信息的传播不可阻挡。治理信息如治水,堵不如疏。堵住就意味这积累爆发和渗透,疏通还可以让信息的流向部分符合管理者的意愿。

总结一下:只要有足够深的权力背景或者足够安全的网络技术和运营技巧,都可以使得一个地下商业行为安全。这些机会在哪里?要讨论新地下经济的机会就要说明大背景。有这么二个背景,中国经济正在拉美化,中国正在透支主权信用而使得全社会高杠杆化,而这两个背景的判断推导出第三个背景结论:会有更多愿意从事高风险的劳动力而维护现行法律的成本将会越来越大。

所以首先最大的蛋糕在情色产业,大规模的男女失调,严重的贫富分化,使得性需求大大升高,而物质生活的贫穷使得爱情就是奢侈品。此处不讨论奇迹般的爱情,因为这玩意可能存在但是不解决问题,资源换资源才是人类社会的合作基础。有些人天生英俊高大,有人馋他们身体,愿意倒贴;有些人天生富贵,也不缺性满足;普通人的性需求也不该受道德指责,而男女都一样。其实这种说法和开放道德感在中国民间早就不新奇了,中国内地被人们想象的要性开放很多。长期打工,夫妻分离,留守老人儿童对家庭缺乏约束力,生活的苦闷,这些因素迫使开放式的婚姻关系和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是普遍存在的。顺便说一下,中国性观念保守的结论在知乎上被说了很多次,因为知乎是中产阶级有着稳定生活的小部分人群,他们始终有幸存者偏见。

从价格高昂的外围模特,到便宜、廉价的路边快餐、甚至看看美女直播,或者找个漂亮姑娘仅仅是说说话,都是不同层面的性需求。那么结合上述,在情色产业互联网有以下机会:基于地理位置加密通讯的社交网络;基于区块链的担保交易(灰色版支付宝);基于分布式网络技术的直播和视频存储;明星写真的版权认证和分销系统;成人用品电商;3D视频游戏等。

其次就是博彩业,虽然这个产业利润巨大,但是这个产业在以东南亚为基地在国内早就泛滥,且技术也是长足发展,在新投资的前期,不建议入行,建议潜心研发区块链技术投资和市场教育使用加密货币参与博彩娱乐作为前期投资,这样其后才有竞争优势。

如今中国,互联网界,阳光下没有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