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產品不僅僅是技術和運營,更多是一種廣泛的市場教育。互聯網務虛之處就是便於此,比如人們是獲得了網絡下單的能力而不是便捷了購買,以前對着雜誌和電視打電話訂購這也很方便,而之後人們學會了什麼是虛擬購物車,什麼是訂單,訂單的狀態如何轉移,支付如何保證等等知識和能力。依靠商業運作的成本向個體轉移,整體成本就降低了,因爲一切都是標準化的,自動化的。

而這一切都是基於共識,共識來自於教育。比如比特幣的由於大量的佈道者存在,人們付出了大量的學習成本才維持住現代規模的區塊鏈共識,保障了比特幣的價值。而這一切源於現代科學精神的興起。

沒有科學精神之前,人們的知識結構是向前的,不承認知識是無限的。中國人認爲天下大道都在聖人之言其中,後人只需要多多領會;基督門徒認爲,聖經已經說明了一切。但是自工業革命之後,一句上帝死了,似乎消融了一切意義。人文主義代替了神權。

科學就是承認無知並且質疑的過程。所以沒有科學素養就難以被教育。中國人是有着樸素的科學素養的,因爲我們並不信神,也沒有殉道的覺悟。比如儘管頑固的中醫粉總是存在,但是也僅僅在一切西醫都棘手免疫學方面炫耀祖先經驗的優勢,但是大型外科手術,現代化診斷結果,他們得病的時候也是乖乖接受的,眼見爲實,我們也很快的接受嚴復的天演論,中國人愛達爾文。達爾文在西方社會長久的成爲了上帝的敵人。我們的文化天生就是無神的,實用主義的人文的,而缺點是容易以人爲神和活人崇拜,缺乏平等觀念和契約精神。

反過來西方的優勢就在公民社會下的一旦教育了平等的共識,社會治理成本大大減少,公民道德能力和動員能力也大大提高,因爲在一個至高務虛的意識形態中,這個至高並沒有利益關聯者,尤其是在馬丁路德新教改革後,解釋上帝權力不能被教會壟斷之後,宣揚和解釋平等的普世價值(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並不能給宣揚者有切實好處,因爲人人都有權力如此說。

實際上人與人之間並不平等。但是在生存權,財產權和追求幸福的自由權被啓蒙運動強行平權並且認爲這些公理是不言而喻的時候,說明新教改革真正地深入人心了。先有道德,後有制度,最後法律保障,平等基礎被確立起來,最終有平等才能有契約,有契約才能有選票和民權的合理轉移,最終纔有民主。希臘的民主沒有法律,羅馬的民主沒有道德,這兩者又都沒有制度的架構技術,讓系統運轉在合理的成本之下。只有現代的民主有人心道德所向,又有法理依據,還有現代化治理手段。

互聯網的架構的最初目的是無論任何時候,消息都不會被阻斷。這是美國建立自下而上軍事指揮的體系的一部分。美軍要建立自下而上的指揮體系是爲了面對強大敵人的時候,比如蘇聯,在任何時候都能夠抵抗且戰略意圖永遠都不能被敵人知道。這種指導思想其實是來自德國納粹,閃電戰的延續。西點軍校說的戰術其實就是尖銳部隊自行決策儘可能破壞敵方指揮體系,各種手段都可以,比如黑客,生化,間諜,經濟戰等,然後等待大部隊平推。中途島戰役就是典型例證。

互聯網架構某種意義上彌補了平等的短板,信息的平等。之前人民出於權力平等的原則,自由選出複合自身利益的政府,但是政府獲得權力之後,雖然沒有能力使用權力剝奪民衆的其他平等的權力,但是政府有能力集中優勢資源壟斷另外一種資源:信息。

謊言重複10000次就是真理,信息和宣傳工具有着規訓的能力,加上民主政府雖然對軍隊控制有限,但是祕密警察是有餘力建設的。施加不可知的暴力恐懼加上鋪天蓋地的輿論,政府能夠透過議會,從議會透過民衆,通過一項又一項增大自身權力的法案,最終形成獨裁。希特勒就是民主當選,並且使用宣傳工具成功的獨裁者典型。

在沒有互聯網之前,爲什麼信息如此容易被壟斷?因爲政府是國家大事的第一知情人;因爲政府壟斷了信息傳播的基礎建設;有強大選舉能力的候選人也有強大財力收買媒體;天生集體主義的地區媒體是國有的;等等因素都說明,政府控制信息的能力都很強大。

規訓。權力的怪獸只要找到籠子的一個缺口就會無論從物質上或者精神上弱化人民。皇權充分享受了儒家王道的好處,卻半分不肯出王道的義務,不斷蠶食儒家思想,最終在清代讓士大夫匍匐在腳下自稱奴才。真的是中庸之道可以爭取,反對派必須打壓的法家霸道內核。羅馬充分享受了基督的好處卻牢牢抓住神權不肯分享一點點知識,使得中世紀文盲一片,而此刻中國至少有這被李約瑟稱之爲“消極的民主”的科舉制度。權力不需要平衡和妥協的,即使有也是暫時的,它要的規訓,不管是非對錯,是否有利於國家和人民,它只要規訓。

現代民衆需要瞭解的一個是事實是:決策風險是是人類最大的風險,這個數字遠遠比自然災害死亡人數多,自人類建立文明以來,大部分人口都是被我們自己殺害的;也需要瞭解一個權衡:自由和安全,你選哪個?若是選擇安全就是一個充滿監視的社會,一旦有人作惡或者決策失誤,就是數千萬人的災難;若是選擇自由,就是一個只要經濟衰弱,社會治安犯罪和街區暴力就會橫行的社會,但是很難有大規模人口死亡。我選擇和認同另外一個民主人士的話說:安全問題可以靠科技進步解決,自由問題必須靠制度。

自由還有的問題在於個體決策失誤。失誤的原因有兩點:1.被不理性衝動支配。2.被不符合實際情況的信息所誤導。我們無法解決第一個個體問題,因爲現代人的區別很大程度上在於自制能力,會延遲滿足的總是比不能延遲滿足看起來要成功一點。但是互聯網能夠解決第二個問題,在鋪天蓋地的信息中,人們學會獨立探索問題的實際狀況。

希拉里的失敗就是在於人民已經不被傳統媒體洗腦了。我看着美國的中學教育也更加大學化了,就是學術自由,也許再過15年,人民也不會被大互聯網公司忽悠,他們會分散地看待各種小衆的媒體,更加廣泛地看互聯網,而不是一上線就是facebook和google。

我創造這個小衆媒體,就是爲了先佔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