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理性自负,要有意识战略

不要理性自负,要有意识战略

以前,找工作或者招聘的时候,问的被问很常见的问题就是职业规划。人生可以规划吗? 这个问题还可以延展到这个社会的发展可以规划吗? 我在思考现实是否能够被把握,有很多次在不同领域的理解:

一次是大学的时候第一次读到叔本华到尼采, 后来又看了佛洛依德的部分讲稿之后,开始完全不信任人类的理性的有效性。又有一次是在学习了计算机编程之后,了解了一种思维上的观点:真实世界的真相随着分析的角度而变化。还有:之前认为复杂系统系统如果微观上是机械确定的,那么宏观上也应该是机械确定,直到我知道数学上的一些非线性的混沌理论公式。最后的量子力学测不准原理,基本粒子随观察者改变而不规则改变,微观世界也是不确定的,此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便统一起来了。

以上的现实可能离我们的生活太远了,有些人可能认为我们把握好社会科学的现实问题更重要,毕竟罗素曾经说过,生命是逆熵的,那么人类明也是逆熵。4万年的发展到如今也确实如此,我们从混沌蛮荒走向文明有秩。 所以本文也着重分析和讨论这一点。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的近现代人类思想底层转变的过程:

  • 工业革命和300年的间的科学体系建立,让人文主义兴起, 神权、意义和信仰越来越没有市场。
  • 人文主义做要解决的问题是,在面对终极意义的无力感(之前的哲学家已经反复探索无果), 那么我们人类自身应该如何更好地活下去, 再谈论其他的事情。
  • 更好地活下去有两个因素: 一个是物理的,我们要免除饥荒,疾病和战争。另外一个是心灵的,尊严和幸福感。那么社会制度设计也就着重在解决人类两个内部矛盾上: 一个是和平与经济发展的矛盾(时间段内,规定范围内的资源是有限的), 另外一个是, 平等和自由的矛盾(一般而言,强者谋求自由发展,弱者渴望公平正义)。
  • 于是大家对这样的新社会制度设计的不同意见也使得人文主义分裂成为三个阵营:自由人文主义,集体人文主义以及进化人文主义。

    • 自由人文主义就是当前宣传中一个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阵营, 细节后文详细解释。
    • 集体人文主义需要注意的是,他的内容应当包括共产主义中,第一国际,第二国际前期,当前各个民主国家的右翼党派,以及欧洲部分理性新自由主义的主导的高税收高福利的国家。 而俄国在第二国际后期直到第三国际之后,通过武装斗争,流血牺牲的政治路线,形成布尔什维克一家独大这种局面其实是已经背离了人文主义精神的,因为这样的组织形式是逆反全球主流思潮的:靠简朴的信仰教育和信息不对等的权谋手段来发动基层大规模没有思辨精神的群众,来获取政治力量, 这是上上个世纪的事情了。所有后来的苏联注定失败,因为它仅仅是后神权时代组织形式的阴影,完全没有我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与时俱进的制度优越性
    • 进化人文主义就是希特勒和纳粹,特别极端的主张:就是人类应该遵循丛林法则自然选择出最强大的人类来代表人类继续更好地活下去。所以希特勒曾经说过:如果失败了,日耳曼民族也就没有存在必要了。其实用很简单的进化论原理就能够很好的解释这套理论的漏洞已经它为什么会失败: 进化的本质是在于多样性,概率和变异, 即基因组合,祖先的基因当然很重要的,但是极端条件的存活,有害或者无害的病毒免疫,辐射,都给人类基因带来了离奇和无法把控的多样性,故而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当然人文主义的阵营并不泾渭分明,必要的时候,自由人文主义国家也可以采取国家主义的政策,比如罗斯福新政,集体人文主义国家,也可以搞市场经济。

  • 对于认知水平有限的广大基数人口,人文主义不关心的终极意义,被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所代替,所以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各国都开始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人类就是需要虚构的概念而活着的。什么是民族,什么是国家,尽管这些概念细节推敲之后毫无逻辑可言,但是它们确实给神权和儒家体系的没落后,带来日常生活生存意义的幻觉。而更多发达国家大资本家庭出生的孩子,一出生就被环境告知,要牺牲意义,获取力量。
  • 总结两条社会意识形态主线:
    1. 学术思想上(哲学和信仰的矛盾):科学体系建立 => 欧洲启蒙运动 => 机械决定论 => 虚无主义 => 叔本华 => 尼采 => 存在主义 => 人文主义 => 新自由主义 => 虚拟现实(此刻,我们开始深刻怀疑我们存在的世界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投影,关于这个思想方向属于我一家之言)
    2. 社会基层上(压迫和反压迫的历史,垄断和平等的矛盾): 神权或者宗祠礼教带来的吃人社会 => 新教改革,五四运动,这两者应该是同等地位 => 民族认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 => 帝国国家主义,重商主义,圈地运动和资本兼并垄断 => 社会主义运动(文化大革命是全球性质的),欧洲福利改革,美国反越战运动,社会开始谋求平等和保障 => 拜金消费主义 => 科技革命和社会泛娱乐化(这个也是我个人总结的,利用科技给底层巨大的物质保障和丰富的精神娱乐内容,以消除在财富数量上社会的巨大不平等感觉)

一个对计划经济证明题目

了解以上种种,或许很多人不感兴趣,因为还是和生活相差太远了,而且从实用角度出发,不管什么主义,老百姓哪个有经济效果就会用哪个,可是老话说的好: 福兮祸所致,祸兮福所倚。

短视,永远是比较远见而言的,不仅仅是时间上,而是社会的各个方面。但是要这么说的话,对实用主义的讨论就没有意义了: 我们似乎采取什么政策对待经济生活都可能会被认为是短视

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是我们制定政策的态度: 我们情感上不接受一个计划的负面作用。就是简单说: 只想要糖衣,不想要炮弹。 基于这样的情感, 于是我们的政策的句式通常都是: 既要……也要…… 这是人性的贪婪。私认为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就是在于人民接受现实和发掘真相的能力,而不是如巨婴一般,被人哄着被人骗。

而就算一个皆大欢喜的政策,我们贪婪的情感上都全盘接受了,那么理性上说,我们也难以保证是否有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负作用。

那么这里我们又需要讨论一个问题了: 有没有面面俱到的经济政策,是不是我们不够聪明? 水平不够高,需要钻研学习,精进知识?这里先给出结论,这是不可能的。

论证这个结论,我们用反证法, 假设我们有一个面面俱到的,毫无负作用的经济政策,这个经济政策精妙地达成了以下效果:

  • 没有人在这个经济政策上有利益损失。

  • 所有人的经济购买力都持续提高了。

  • 所有人在经济提高之余,没有人的尊严感和幸福感被严重侵害。

  • 以上效果能够持续一百年。

那么在这个政策要准备阶段,我们一定会努力达到几个前提要保证政策真的能够被制定出来:

  1. 深远而广泛无死角的知识储备。
  2. 超级人工智能的信息分析系统,把握面面俱到的现实经济市场。
  3. 设计一套政策的执行体系能够有效运行一百年。

先不说上述前提达成是不太可能,因为是反证法,我们先认同上述前提的不远的未来都可以达成。那么以上的前提和需要达成的效果就有以下矛盾

  1. 知识本身并不能一以贯之,量子力学告诉我们,终极知识是不存在的。分析系统应该采纳哪一种知识主张?而新的知识主张,分析系统是否应该采纳?若是分析系统对每个知识点进行计算机模型的测试,那么对现实世界的模型又应该采取哪一种知识主张? 若是分析系统对知识主张的测试在现实世界进行,那么现实世界就被深刻改变了,这个知识点就会失效。这也是预测性混沌理论:你去算命,你的命运本身被算命行为所改变。
  2. 超级人工智能本身就会失控,参看思想实验: 亿年机器人
  3. 超级分析的自动化系统必然带来一种技术的垄断: 造出这个系统所为基础建设的团队,一定是新的既得利益者,但由于是基础建设既得利益的经济边际效应只会越来越低,必然挤压民间的技术创新市场
  4. 能够维持100年不腐化的的执行体系,一定不是人主导的, 要么是制度主导, 要么就是之上的超级人工智能主导。 如果是制度主导,那么这个制度将又会是一个完美制度, 那么返回这次论证前提,重新论证。 如果是人工智能主导, 那么又会回以上两点所说的人工智能和现实社会的知识性的矛盾。

综上: 完美的经济政策和制度是不存在的。

印度在计划经济时期,政策的制定者都是在英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因为太专业,而政策的负作用如此地不明显,所以当面临失败的时候也难以迅速挽回,所以印度很快就放弃了计划经济。

可是你会问总得有政治主张吧?总得做些事情吧? 不然无为而治在古代说得过去,在现代你说你拿俸禄不干活,纳税人不答应啊

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人民团结一致,自下而上地演化一套我特喵地啥也不信的政治体制,由孟德斯鸠提出,五月花号清教徒实践的当今美国政治基本雏形。这块北美大陆上的人民比起它的邻居们的非常平和, 他们生活地水深火热,非常之焦虑,新闻里从来都只对负面消息感兴趣,从来都是批评,基本上没有好话,时不时地担心政府在做坏事,美国是否在衰弱。经济一下滑,犯罪率就上来,又打死不肯全面控制枪支,怕老百姓被人欺负有不能反抗。经济一好转,又担心人类文明方向的问题,环保,外星人,星际防御体系,社会道德等等。

这是自由人文主义的基本情况,这个嘈杂吵闹,疑神疑鬼的世界在二战之后成为的世界的主流,他们并不急于解决贫穷落后的现状,选择对任何事情都采取保守的态度。除了战争时期,轻重缓急之下,政治政策被长期地团结稳定地维持了,4届的罗斯福和临危受命的丘吉尔,而日本和德国显然对英美的战争动员能力有误判,没有想到议会能够如此高效地发动战争。其余时期总是会存在防止权力过大被政府一条道带到黑的力量。而即使是面临危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说着我能领导就会被盲目引领的。政府效率低得惊人,比如美国一些中部州2016年才通过反对种族歧视方案,但是实际上消除种族歧视早就是美国普通人的共识了。

尽管那是一个每个人的社会责任都非常重的世界,非常缺乏政治道路安全感,在我看来自由人文主义取得了三个重要的文明成就:

  1. 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样就不会长期在一条政治路线中。
  2. 尊重个人权利和自由,不搞偏见和歧视,这样文明就不会因为对某个个人的误判而达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也使得知识边界的拓宽和各个行业的创新成为可能,大大增加一个物种的文明的生存概率。
  3. 福利社会,让个体总有机会重新塑造自己的人生,让个体敢于去冒险去探索社会的多元性,也增加的社会阶层流动的可能性。

纯粹的资本主义学者,比如安.兰德,可能会反对我上面说得第三条成就。很多资本主义者认为福利是罪恶的,是对富人的抢劫,在自由社会里,没有任何制约下,穷人的情况都是因为自己懒惰,不够聪明,而富人的财富和他的优秀程度总是相互匹配的。 我部分同意,理想的自由市场下,是否能够挣到钱就应该各凭借本事的。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人类的本质还是生物性的,有多样化的基因,没有谁确定就比谁更优秀,就算他这辈子没有显得比别人优秀,也不能保证他的子嗣也不优秀,而且环境变化,未来优势可能是缺陷,现在的缺陷将来未必不是优势,而人生的际遇也是不可确定,精英也有倒霉破产的时候,这个时候社会不应该抛弃他,而是总要给其机会的。所以福利社会是必须的,因为人类的文化的传承,生物基因上的多样性大部分都是在底层的民间。

于是这个社会被塑造成了这个样子:个体或者小范围可以胡闹,其他人不许干涉或者多嘴歧视,闹出明堂了有奖励,闹不出来了,有危机了,社会会部分做兜底,而社会整体上看不见的,预测性的东西,要被适用在每个人身上的东西,要极度谨慎,而这样的东西往往都是内化成为这个社会每个人的文化性格的一部分,并且被永久保留下来了。

听起来是不是很稳妥的发展路线,世界,至少是世界的主流正在越来越好,不是吗?

不是。

人会战胜很多劣根性,懒,贪,欲望等等,最终取得一定的成就,但是又有很多人最终会败在另外一种不好的品质上,那就是骄傲。 曾国藩曾经说过,美利坚人,性质醇厚。而现在的美国人,张扬而骄傲。 这么多年的发展,他们当然可以骄傲一下。 但是他们因为骄傲而忘记了美利坚民族崛起于阡陌之间的文化品质了。 这个品质主要就是体现在小镇文化上: 政治极为保守的小镇,勇敢冒险拓荒的年轻人,红脖子的农民,轮流守夜的自愿民兵队,和大家一起筹钱雇佣的警察局长。

而硅谷的人们把保守谨慎远远地抛弃了,他们极端聪明,他们用才智获得的成就来影响了政治。我大约知道这种自负的心声: 我特么能架构facebook, 架构google,还架构不了结构也没有那么复杂的政府? 理性的理想主义在美国又崛起来了, 他们开始抛弃保守经验主义,他们开始小看了现实世界的不确定性了。

全球化巨头们走得太快了,群众被远远甩在了后头,而这些人是理性自负的,他们一旦取得共识,就会带着全球一条道走到黑,这值得我们警惕。

个人的发展应该是向内求的。

那么多聪明的头脑死于癫狂,因为人的痛苦根源在于对现实的拒绝
然而你就算拒绝了现实,现实也必稳如泰山,正如我通篇大论的这篇文章所言,你无法处理现实的不确定性。
但是你可以尝试拒绝自己,你拒绝自己可能比拒绝现实更加令人痛苦,因为拒绝自己的时候,你无法指责他人。
但是拒绝自己这是唯一可以把握的现实。

保持谦虚

感性自负是笨蛋的行为,莫名其妙地,毫无根据地自信的人,不会有什么人生规划可言的。但是理性的自负也是要不得的,也就如本文说表达的: 当你谋划一件事情的,你只能谈论的是概率而不是成果。

向内求和谦虚,个人的发展才能保持稳定的潜能,而不会丧失灵性。

个人意识战略

意识战略指的是,对希望获得的意识品质有着长期的,全方位的行动计划。

如果希望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你必须了解到商人具有的重要的品质:极端严苛的成本控制能力, 时刻把握利差敏锐性, 沉稳果决的谈判能力。

如果希望是一个好的工程师,你需要:迅速把握复杂问题的要点和规模,又能够迅速给出解决方案。

如果希望是一个好的下属,你需要…..

好的上司,你需要….

官员……

每个人对于自己印象中的成功典范理解都不一样,自己对自己的品质要求也不一样,并且每个人在生活中要扮演的角色也不一样。

准备好这些意识品质,不需要做什么计划,你也能大概率成功。

补充

短期计划还是要做的,因为意识战略的需要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去验证,只是带着这样意识战略的目的,你会在做计划和执行计划的时候,有刻意练习的效果。

大致而言,提高自我没有其他捷径,否定自我,走出舒适区,忍受痛苦和枯燥,刻意练习。

我觉得很多不太平,都是因为把个人的对现实世界的理想,强加在别人头上。比如父母希望安排自己认为是对的生活,工作在孩子身上。再比如企业为了成本控制而克扣工资。

笼统而不准确地说,乔布斯虽然不是什么好人, 偏执地让身边人讨厌, 但是也没有真正地侵害他人自由选择的权利。 多少年的苦修和探索,苹果成为他灵魂的一部分了,他改变了自己,也改变了世界。

写完此篇,我自己个人启发很大。我一直认为远见和判断不算大的概率事件是我有些天赋的东西,但是并没有什么用,这如同赌博,一个资本雄厚的永远不下赌桌的人,不管多么小的概率,最终赢的都是大资本。只有不断积累筹码,将来才有资格下注。